瑞茶

堆脑洞的地方
没有一个写过两章
用情不专的下场什么的……

配角痴汉
冷坑佛系白嫖咸鱼
长期坚守
一些奇奇怪怪的冷坑
永远找不到组织无人勾搭甚至想把老福特当聊天软件来玩。
永远喜欢一切精致的东西~

自从发现会画画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后意志消沉。。。
太太们都是神仙啊!!!

Head Hole

做的梦越来越多了……

如果我梦到的都是平行世界的我呢?


落魄的提琴家以取悦游轮上的人为生,而疯子抢过了船长的舵。顾不上害怕,他把手中的琴高高举向天空,奋力地游着,只因为那是前半生辉煌的唯一遗骸。他听见自己慌乱的呼吸声,喉咙里堵着恐惧的味道,他不敢看向身下海水的深处,好像只要看着手中的琴,现在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噩梦一场——在演出的间隙里他习惯了如此欺骗自己。然而……
下雨了。

一入渠道服深似海,从此亲友是路人
今天在薛家庄门口接到一个金陵的奇遇(我???)
不多说宣传一波女儿
江城子 看朱成碧  vivo渠道服╤_╤求同服的小可爱们混脸熟
论剑被吊打的不暴力奶妈,看风景300年。

给卫宫家的饭比大心心!

看完fe第七集捂着一颗破碎的玻璃心爬去看隔壁卫宫家的饭……
可谓找死——先被虐死后被饿死
我的妈流完眼泪流口水简直不要太过分!
好在达到了满血复活的效果~

脑洞来时就像龙卷风,我爱短打

ooc属于我这种小透明
自娱自乐产物
慎入
…………………………
















“出去……晚饭……任务……嘉德罗斯大人……蒙特小姐……”
仆人们的窃窃私语远去,蒙特祖玛的头脑渐渐清醒,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本想用手去揉昏昏沉沉的脑袋,却在冰冷的撞击声中被限制了动作。
啊,她抬起小臂凝视手腕上细细的银链,勾起唇角神情蓦然复杂。
她怎么就忘了?从前雷德在耳边唠叨的狗血言情小说,忠犬男主屡屡失败求而不得的背后,是像蜘蛛在角落里吐丝一般谋秘周详的黑化过程啊……
所以说……雷德——原来一直都是个腹黑狡猾对她不择手段占有欲爆表的家伙呢……























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等会儿这点滴打完了他还不回来把这碍事的链子解开的话,她下周末非得搬去和嘉德罗斯大人住不可。

End











我最喜欢大喘气,落落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令我快乐XD【危险发言你快住嘴】

我昨晚梦到贝蒂
骑在一匹白马上
像一只百灵鸟儿
陪伴在少女身旁
圆桌骑士欢笑着
为他们的王歌唱

最近大晚上的总是饿到不行,一想到减肥……就让自己继续饿下去了QAQ

发现脑洞源于偷税
一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脑洞就炸裂
暴露出了咸鱼的本质……









有没有那样一种感觉
遇到过,却未曾明白过
擦肩而过,却从未有过
像含羞草合拢时轻颤的叶片
像蜗牛爬过阳光的闪亮痕迹
像是站在北极的亘古冰盖上
眺望时间在他眼里凝成浅蓝湖湾

幼鹿在你怀中呦呦
冰霜顺着血管蔓延
“你融化了我的北极点,你就是我的春天。”

每次怠倦时看到坚强前行的人,总是有一种让我想要流着眼泪笑着再抹一把脸向前冲的激动。

明天还要继续考试……

“嘛……祖玛,如果你真的有喜欢过我那么一点点,我们的故事肯定会不一样的吧。”
雷德随手把无名的野花倚在水晶的棺盖上,“啊啊,一点薄礼,草莓的季节过去了哦~”他整个人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箔,马尾在湿润的风里晃荡。红发青年笑嘻嘻地蹲下身,过去的千百个清晨他都重复这个动作“祖玛,春天又到了,小草该长出来了哦,你怎么能还在装睡呢?”孩童的天真兴奋盛在那红石榴般的眸子里,恰如那光辉的太阳神也永远巡视不到的深海。






























































































他很有耐心地等着,微笑着注视面前安静的容颜,直到第二千三百三十八次开口
“祖玛~”
“闭嘴。”
“哎呀,祖玛的起床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但是被这么重的盖子砸了,我也是很疼的,喏~我要祖玛亲亲才起来~”
蒙特祖玛为自己默哀三秒钟
,皮肤苍白如雪的少女伸手用长指甲狠狠掐了掐红发无赖鼓成包子的脸。
“麻烦。下次盯着我看,眼睛就别要了。”
语毕她起身就走,不去理会身后上演的雷德经典版一哭二闹三上吊。
"快跟上。"
她知道他很快就会追上来,顺手把盖子归回她漂亮的水晶“床”。群星已然在月亮的照拂下俯视他们,那些只在夜空下活动的生物啊,黑夜为他们的故事销声,于是就在这如厚重的天鹅绒般包容的夜空下,狼人先生追上了吸血鬼小姐。
“呐呐,祖玛!老大今天又去找格瑞打架了呢!还有,紫堂家的小子不小心又在人类面前把尾巴露出来了哦!哦对了,话说……”

神经病大晚上发癫明天期末考的产物

ooc属于我这种小透明,大家小心。
作家雷德×自己创作的故事中的祖玛

一个作家兼画师召唤出了自己创作的的故事中深爱的女神然而女神并不喜欢他的脑洞XD







雷德跪坐在地上
红发散乱的作家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前一片狼藉,烟尘才刚刚开始散去,圆形的阵图和中心一个高大的黑影渐渐在视野里清晰。
所以是真的?!红发作家刚开始还在怀疑佩利是不是跟帕洛斯学坏了,但等看清召唤阵中的人后,他就大声嚎叫着扑了上去,目标大腿。
“我雷德的祖宗啊啊啊啊啊!真的是祖玛!活的祖玛!佩利你真是我的亲儿子啊嗷!!!”即使被踹飞出去雷德也心满意足,他傻笑着倒看一双完全符合设定的鞋不紧不缓向自己走来。从自己的作品中走出来的印加王女长发如瀑,并未着装坚硬笨重的铠甲,在雷德心中她是要乘风翱翔的女神,如风一般轻盈敏捷,洁白的作战服下肌肉紧致的细腰,为了活动方便的低腰裤和没有包裹的一截修长有力的小腿,手中传奇般的大剑“羽蛇”让他吞回了“让我们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的痴汉危险发言,此刻那剑尖正稳稳地抵着他的喉结,持剑人的手同话语一般坚定。“给印加最后的王女提供躯体现世的男人,”雷德喜到深处,不能自已地抖了抖,蒙特祖玛的声音和他在梦里幻想过千百遍的一样,高贵,凛然,如严冬在阳光下闪烁的冰湖。他颤抖着抬头,喉部的皮肤被他自己为祖玛精心设计的武器沁得透凉,那双像是嵌在眼眶里的绿松石般的眼睛冷冷地回应了他——即使是大写的“白痴”两字,作家兼画家也感觉自己像是被女神的无上光环笼罩着,雷德看见那鸦羽似的长睫毛迟疑地扑闪了一下,压在他喉咙上的大剑增加了力度“你可知我追随的王如今身在何方?”



    后来雷德请佩利吃饭,感谢他提供雷狮的招灵尬舞的录像和阵图,席间问起他们老大的招灵媒介。“蛤?媒介啊?那东西老大本来不打算放的,毕竟只是打赌输给了那个傻逼骑士而已。”雷德表示不可能“我可是放了能搜集到的所有草莓食品!还有肝了三个月的嘉德罗斯大人的画册!!!”于是佩利咬着叉子很认真地想了又想,最后恍然大悟一拍脑袋道:“想起来了,是帕洛斯养的仓鼠跑进去来着。”














大概不会有tbc的脑洞

可以猜猜雷狮召唤出了谁:-)

脑洞来源钢之炼金术师及Re:CREATORS

没想到29号一见成永别
就不能让一个可怜的老阿姨再看一眼她的女儿吗😂️